走过的那段青春岁月

最近和国中好朋友小静、弯弯联络上,让我勾起许多国中的青涩回忆、许多少不更事的任性。

我记得早上常会和小静一起约去学校,但我似乎总是迟到。原因是我对着镜子贴上一堆被我剪的小小块的“战豆贴布”,好遮掩青春讨人厌的痕迹。只是,那时迟到的我有说过对不起吗?还是觉得理所当然?

放学后,总会和她一起飞奔去补习班,不断重复读书考试的生活。想一想有点讶国中面对这种升学压力的弹性,我怎么不会崩溃呀?也许,只是因为有小静陪伴的缘故。上高中后的校庆,小静有来我学校,我却没有遇到她。过着新生活的我,曾觉得遗憾吗?其实,现在遗憾的是我却没有去小静的学校看看她、为她鼓励。

弯弯是我从小学就同班的好朋友,也一起加入乐队,常常练习吹竖笛吹得口水滴滴落。印象最深的是联考前我们曾一起在操场的草原上玩耍,那是很鲜明的记忆,热烈的红太阳、青翠的绿草地,一旁玩篮球的男生,草地上翻滚的我们。

毕业后,我们曾约定每个月的十号一起写信给对方,但一向不擅长写信与联络感情的我,却没有持续下去。后来有收到弯弯想念的来信,但自己有没有回信已经忘记了,我有写信鼓励过她、安慰过她吗?真是想不起来,如果可以,好希望时光倒流,让我用心写封信给她。

弯弯的来信中,我一直记得她写了一首歌词“白天不懂夜的黑”,现在我常常在想,为 什么我会让弯弯觉得“白天不懂夜的黑”?那时的朋友对我来说,难道只是吃饭、陪伴用的吗?我有没有设身处地地为她们着想?还是只是自私地想得到回报?我无法还原那时的想法,也许,还是年轻的任性与不懂事吧!

距离国中日子,已过了十一年,很多事情真的要经过时间的沉淀与淬炼才能变得更成熟懂事。不管怎么样,弯弯和小静的信件一直都在我抽屉里,经过几次的整理也没有想过丢弃。虽然我不擅长联络,但至少现在我们并没有完全断了音讯,她们依然是我的好朋友,这段友谊从我们在校园墙壁上,用立可白写下“诺言”到现在,从来不曾抹灭过。@
(http://www.dajiy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