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他人与世界─我的和平信念与实践

从小,“乖巧懂事”、“温柔文静”这些为女孩量身打造的形容词,为我加冕,也成了我的囚笼。多少个日子,我顶着一头清汤挂面,行礼如仪地应付学校课业,但回到家便把自己关在房里,将摇滚乐开得震天价响,过着内外冲突、人格分裂的高中生活。那时的我,外表平静无波,内心里却跟自己过不去、跟家人过不去、跟整个世界过不去。愤懑无以言说,只有文学和电影带给我救赎──在纸页中,我一行行追索主人翁的生命轨迹;在光影里,我看见一个个动人心魂的命运悲欢。我常想:在那样愤怒不安的年岁,我能与文学、电影邂逅,夜夜缱绻,并且情定终生,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如果不是因着阅读、看电影,叛逆的心何处寻找认同的出口?无名火中烧,就算不伤人,也必然要走上自伤吧!

是到很后来才知道做一个乖乖女,即使只是表面的乖小孩的代价有多大!母亲的隐忍与眼泪,造就了三个同样不懂得表达愤怒的女儿,然而和平并未真正到来,难过伤心时,三个姊妹各自在棉被里偷哭。而我,长大后,即使自我标榜女性主义经年,却总是倾向避开权威,也尽可能地避开男人。无奈没有通过的功课,却得一再轮回,亲密关系的枪林弹雨中才发现,从浪漫爱落实到寻常生活的爱,是一个高难度的障碍赛,逼得你非得直面难关、勇敢跨越不可。从一个只会哭泣不会吵架的温柔恋人,到动不动就要发火的“太后”,再到可以平心倾听对方的“建言”、寻思改进互动之道的熟女,这样的改变往往令旧识“刮目相看”!

但“奇迹”不是一夕之间发生的,是走了很多冤枉路,伤了很多人的心,才寻得一些小小的体悟,找到真实笃定的和平啊!早晚片刻的静心冥想是必要的功课,在短短的时间里享受与自我完整的相处,向内观照心中的感受,委屈、难过时给一个温暖、安慰的拥抱,快乐、开心时给一个鼓励和嘉奖,用长大的成熟的我扶持小时受伤的我,用小时纯真勇敢的我滋养着现在脆弱的我,在“自爱”中修复和补充;面对人际关系时,真诚关怀、经常赞美、释放善意,是我身体力行的处世原则,即使曾经有过节、不再联络了的人,想起他们时,我也总是提醒自己捎一个祝福给她/他,即使无缘相知相惜,愿你平安快乐!

至于制度性的不合理,经验告诉我采取行动、而非一味隐忍,才是解决纷争的办法。所幸以台湾的民主状态,只要肯用心动动脑、付出时间和心力,大致上都可以找到应对的办法,例如:发起连署签名、打申诉电话、投稿民意论坛、透过民代或民间机构发言等,耐着性子去做,小虾米对抗大鲸鱼虽然辛苦,却也特别激发人的斗志和成就感呢!面对问题、解决问题,是寻求和平的究竟之道,即使道路迢远、漫长,但在争取正义的奋斗过程中,行动让我们感到力量,而帮助后来者不必重蹈覆辙受制度之苦,这一助人的动力、体贴的心更让我们感到满足而平静。

真正的和平是从里到外的精神焕发,是从个人到集体的沟通互动,是人与自我、与他人、与世界、与自然的和谐共生,它不是一个静止的目标,而是一个值得奋斗、努力不懈的过程,它需要我们不断地自我诘问,并且与他人交流激荡。对我而言,作为女性,曾经的枷锁和弱势处境造就了我们有更多的同理心和爱心,在咀嚼、反思和行动实践后,将翻转成为我们追求和平的动力。对女人来说,和平不是口号,而是每日生存必须努力的现实,也是朝向理想的一个执念吧!@

(本文为联合国非政府组织世界和平妇女会台湾总会举办之和平创意征文活动得奖作品)

(http://www.dajiyuan.com)